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當前位置: 資訊 > 社內動態>社內動態详情

中國社會科學報刊登趙劍英社長爲《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研究》撰寫書評:中國特色公共治理的哲學基礎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发布日期:2020-06-05 10:43






  近年來,公共哲學成爲哲學研究的一個重要領域。公共哲學是舶來品,在西方世界,有的將其作爲政治哲學或社會哲學,有的將其作爲政治—社會哲學,還有的將其作爲公共倫理學。公共哲學譯介到中國,學者們對其理論特質和研究路徑、研究方法、功能有不同看法:有的在社會公共性領域開辟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研究的新途徑,有的在公共理性或公共倫理途徑關切中國現實的公共治理。《马克思主义公共哲学研究》(池忠军著,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8年12月版)一書,是國內首部嘗試在馬克思主義理論自身中建構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理論專著,具有獨特的學術視野。


  揭示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本有屬性


  該書獨特的學術視野主要體現在:超越以西方公共哲學研究途徑切入中國現實來發展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視界,探索在馬克思主義社會曆史理論中挖掘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實然存在,嘗試建構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論證邏輯。這就涉及公共哲學的一般研究途徑和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特質問題。美國政論家沃爾特·李普曼于20世紀50年代出版了英語世界首部以“公共哲學”命名的著作,由此奠定了公共哲學研究途徑的一種範式,即尋找貫穿人類社會曆史的公共性,並認爲公共性是各種人群能夠具有合作、包容、團結的可能性的基本規範。尤爾根·哈貝馬斯《公共領域的結構轉型》、漢娜·阿倫特《人的境況》、約翰·羅爾斯《正義論》、邁克爾·桑德爾的《公共哲學:政治中的道德問題》和美國新制度主義的公共選擇學派作者群對民主的經濟研究等,推動了公共哲學的研究。這些研究的理論途徑各有差別,但共同之處均在尋求公共性確立的邏輯,諸如李普曼的自然正義、阿倫特和哈貝馬斯的公共領域、羅爾斯的公共理性等概念構成公共哲學研究的主要邏輯。在公共治理領域研究中,有的學者嘗試以公共性爲“元”或起點邏輯來建構公共治理理論研究途徑,但公共性是什麽的問題也存在很大制約。這兩方面研究因由不同的學者群操持,缺乏彼此的聯系,僅有的聯系只是在公共倫理領域的結盟。該書作者認爲中國特色公共治理的理論基礎是馬克思主義的公共哲學,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核心概念是公共性,馬克思主義的公共性已然存在于馬克思的社會曆史理論中,創新發展當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公共哲學不是簡單引入西方公共哲學供給的公共理性、公共領域概念,而應在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曆史理論中挖掘出公共性概念生成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以此凸顯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特質;再以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邏輯思考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共哲學,爲中國特色的公共事務治理奠定馬克思主義公共性的價值規範。該書凸顯的現實問題意識與學科意識,揭示了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本有屬性和功能價值。


  建構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論證邏輯


  在馬克思主義的社會曆史理論中沒有明確的“公共性”概念的表達,但這並不意味著馬克思主義者對公共概念的否決。深入馬克思主義社會曆史理論,社會是人們相互作用的産物,是人們生産自己的物質生活而創造了人們自己的曆史,人們具有創造性和超越性的勞動創造了社會和社會曆史,其勞動的內在性是人的“自由個性”。該書作者在書中確認,馬克思所揭示的人的“自由個性”與其外在性的勞動是人類社會曆史的公共性。馬克思關于人類社會曆史的人的依賴性、物的依賴性、人的自由個性三個階段的劃分,蘊含在人的依賴性與物的依賴性兩個大的曆史階段,既體現了自由個性的勞動創造的生成性,同時這兩種關系又限制或壓抑著人的自由個性的展現;到共産主義階段才是真正的人的自由個性得以實現的社會,馬克思以每個人全面而自由發展來表述人的自由個性實現的曆史時代。在馬克思的曆史唯物主義語境中,前共産主義時代的公共性被虛假的意識形態所建構,以共同語言、共同信仰、共同祖先、國家等的公共性掩蓋了現實的曆史的具體的公共性。馬克思在《資本論》中認爲,代替資本主義的更高級的社會是“以每一個個人的全面而自由的發展爲基本原則的社會形式”,這實質上是對社會主義社會曆史時代公共性原則的設定。應遵照這一公共性原則發展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爲公共治理奠定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基礎。在馬克思主義社會曆史理論中揭示公共性生成和發展的曆史邏輯,將人的全面而自由發展植根于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曆史語境,來討論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公共哲學建構問題,是該書的難點和重點,成功突破了西方公共哲學公共性概念統治的藩籬,建構了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的論證邏輯。


  提出中國特色公共事務治理的規範路徑


  以马克思主义公共哲学的功能预设提出中國特色公共事務治理的規範路徑,是该书又一大亮点。书中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公共性的实践是国家治理和社会治理,应建基在国家建构与社会建构的辩证统一逻辑上,必须始终坚持“实现人的全面而自由发展”这一公共性原则,构建三个维度有机整合的公共性体系。以人民性和党性的高度统一性作为实体公共性,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体系中民主集中制作为人民参与治理的形式公共性,以社会阶层和社会群体利益差别的最大公约数作为社会的公共性,以这三个维度的公共性耦合同构规范中国特色的国家治理实践,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與其關切公共治理的功能研究是一個新的重要的研究領域,該書做出了有益探索,但這不是終點而應是開始。進一步拓展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研究,關切發揮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優勢,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也是馬克思主義公共哲學研究的重要發展方向。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社长)







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